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華倫夫婦軀魔實錄 - 薩旦的豐收Maurice Theriault

這是美國有記錄以來,史上附魔個案中最怪異的事件之一。事件發生在80年代中的 Massachusetts,案件涉及一名居住在Warren鎮的農民,目擊者包括一名警官在內。警方到達現場時,他們發現Maurice坐在廚房裡,襯衫上沾有血跡 - 他們看到Maurice的眼球周圍流著血。他們把他馬上送院嗎? 沒有! 因為Maurice和他的妻子告訴警察,這是附魔事件。 警察都認為他們其實需要一名神父,於是離開。

 

當地警察從車道上離開時,Maurice俯瞰起居室的窗戶,看著他們離開。他的眼睛開始流淚,嘴裡開始流淌著黃色的痰。他的臉扭曲成一個可怕的形狀,他開始沉重的呼吸。 “呃,呃,呃,”他喃喃地說,更像是一個咆哮,而不是一個笑聲。 “那些混蛋永遠不會抓到我,如果他敢再來,我會殺了他們。" 然後他昏過去,摔倒在地上。他呆在那裡睡覺,不久後,他慢慢地從沉睡中醒來。他對妻子說“我一定是昏過去了,我正等著警方來,今晚他們本該在這裡過夜,以防萬一。"

 

整個案例記錄在1990年由Bantam Doubleday Dell Publishing GroupInc.出版的Michael LasalandraMark MerendaMaurice and Nancy Theriault以及EdLorraine Warren出版的“Satan's Harvest”一書中。

 

就像大多數附魔佔的個案一樣,事主不知不覺地邀請了不知名的靈體隊進入他的生活裡。事主Maurice Theriault (人稱“Maurice)自小就在美國的新英格蘭長大,生活甚為艱苦的。他在自己家主力種番茄的的農場工作了很長時間,還要應付肆虐成狂的父親,他自小受盡肉體和性欺凌。他的父親長期徘徊在忽視他和憤怒之間,對他變得越來越暴力。與調查員談話過程中,Maurice的父親(下場是殺了母親之後自殺)告訴Maurice的母親(謀殺受害者),他(父親)被撒旦佔領,而且撒旦也在控制Maurice。由於Maurice年紀越來越大,父親對他的期望越來越高,這意味著他受到越來越嚴重的暴力對待。

 

Maurice此時開始尋求幫助,不停呼籲任何願意幫助他的人伸出援手,後來卻不知不覺地向鬼神求助,還曾經要求撒但幫助他解決問題。正在這段時間裡,他目睹農場穀倉裡一件可怕的事情,他由此至終從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詳情,只是暗示了某種涉及性的東西 - Maurice被迫觀看和參與某些性行為。

 

不久,Maurice開始注意到自己體質有異。他能夠舉起一些正常青少年,甚至成年人根本就沒有辦法舉起的物件;他也知道一些他從來沒有正式學到的知識。由於父親的性格關係,他最終被迫放棄學業,在農場全職工作。他曾經試圖加入軍隊,但遭父親阻撓。他最終決定離家出走,在新英格蘭附近地區漂泊多年,做了不同的工作,並且經歷了幾斷感情關係。後來他在華倫定居下來。

 

1985年春天,這個小鎮開始注意到Maurice出現了一些不尋常的跡象,似乎有些東西主宰了他和妻子多年。Maurice曾經把槍口指著轉向警長,要求他不要讓""們回來。在農場,他們遭受了無法解釋的恐怖事 - 血液會隨時在房子和Maurice身上出現 ;他不尋常的體力仍然存在 ; 周圍沒有可能有聲音的環境下,他的家人會聽到人的聲音 ; 屋子和農場的物件經常四處移動。Maurice往往會失魂落魄和失去記憶。由於家居經常無故起火,導致引起當地警方的注意。

 

最令人不安的就是Maurice是可以分身的。他會在一個房間裡,然後在外面或在另一個房間裡看到另一個他陪伴著妻子。當她試圖跟隨她的丈夫時,他就會消失,接著她會在原來的房間裡找到他,他還不自覺自己曾離開房間。這種情況有時會發生在其他人面前,大家可以在幾秒鐘內看到兩他。

 

經過身體檢查和心理測試都未能解決問題的情況下,警方唯有邀請華倫夫婦介入。當時華倫夫婦已經是美國著名的超自然現象的調查員,並且已經在同時處理幾個著名的個案。Ed Warren已經被列為當時全美國唯一的惡魔學者。

 

當時華倫夫婦把他們的靈異調查團隊NESPR帶進了,他們不乏出色的靈媒。大家都目睹幾十個邪靈存在,他們留下的時間越長,經歷就越來越強烈,這些邪靈往往會跟隨成員回家。活動範圍從低級別的精靈活動到物理攻擊。所有的團隊成員,甚至一些非天主教信徒,都發現他們的情緒無故波動得很厲害,但是卻無法追溯到正原因。Maurice每當企圖向上帝尋求幫助的話,便導致有更多人受襲。一天晚上,當神職人員試圖背誦“Hail Mary”來停止Maurice附魔的時候,Maurice變得非常暴力 - 試圖掐死他的妻子。

 

NESPR的調查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年輕人的通靈睡衣派對,來自華倫“惡魔學院”的六名年輕成人和他們的朋友都來參加。 半夜,大家都清楚聽到奇怪的聲音......但是當第二天早上播放磁帶的時候,除了正常的對話外,什麼也聽不到! 這些受過訓練的觀察者紛紛聲稱受到惡魔的壓迫,他們絕對有能力判斷歇斯底里症狀和靈異攻擊。

 

經過一連串的靈異事件之後,華倫夫婦敢斷定這不是一般鬧鬼事件,而是最嚴重級別的魔附個案。在未得到教會的正式允許下,他們邀請了Robert McKenna主教一同進行驅魔。主教詳細檢查了Maurice之後,他便開始了儀式。在意志之戰中,魔鬼死也不肯說出牠的名字。牠老是以“我就是我”和“你說我很自豪”自稱,並且召喚其他被經常提到的惡魔王國中的名字作為號召邪惡力量來抵抗。

 

至於為什麼會導致Maurice的不幸?Ed有一直認為,魔總需要一個管道才可以進入一個人的身體,也許Maurice經歷過一宗事件可以提供這個切入點。 NESPR深入研究Maurice的過去,Ed碰到了一些可能性。 首先是他和他父親在穀倉裡的事件(雖然還不知道是甚麼),當時他還只是一個年輕人。 Ed認為那邪惡的舉動絕對可以打開邪惡進入的大門。 還有一段時間,作為一個勞累過度的年輕人,他曾經要求無形的力量的幫助 - Maurice似乎得到了它。 這可能提供了另一個入口點。 然後是父親對他的詛咒。Ed始終覺得,如果門已打開,那門就可能可以開得更多了。Ed繼續解釋說,他認為,魔附分為四個階段:首先是進入,一種消極的精神念力通過撒旦儀式等自願手段,或通過詛咒等非自願手段或表現不聖潔的行為,向人開放。 第二階段是感染 - 當魔初次出沒在一個人的房子時,它會以各種形式試探。 第三階段是壓迫 - 當靈開始試圖接管住在房子裡的人,滋擾力度變得強大。 而第四階段當然是死亡。

 

驅魔過程非常長亢,過程中,華倫先生突然出現心絞痛,幾乎沒命,之後農場那邊尚有零星小型滋擾,但整體來說,這次驅魔總算成功。

 

到底這個農場和Maurice身上曾經發生過甚麼事情呢?由於他本人不肯說,至今都沒有人知道。可是有一點大家都知道的,顯然這裡的事情在Maurice身上蒙上了一層陰影。後來,當地的警察逮捕了Maurice,因為他長時間對他的乾女兒進行性虐待。 這個女孩和她父親本來想提出指控,但最終沒有上庭,全因他們害怕報復。Maurice的眼球偶爾仍會流血,但是那些靈異攻擊最終都消失了。 他離婚後搬到另一個城市生活。看來他從來沒有因為流血見過醫生。

 

NESPR的珍貴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MUQzRFTwxE&feature=youtu.be

這是Maurice Theriault的驅魔精華片段。 一開始,你可以聽到Lorraine告訴Ed有香蕉。 那時Ed在心絞痛。 另外請注意,萬一他變得危險的話,我們動用了4個人在那裡守著。 當他被魔附時,他的眼睛不再閃爍,眼光開始變成蛇紋石般堅硬。

 

Yourtube相關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9SyQd4AF-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EZq7tmFj3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EPHMoNkJ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