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Ganzfeld實驗令你即時提升感應力?

相信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有超能力,能夠知道別人在想甚麼,甚至有人希望真實感受靈界。今天,我們將進入一個安靜,黑暗的房間,舒適地坐著,並準備接受由精神念力傳送過來圖像,我們都希望找到證實自己超感官知覺真實能力的比較有說服力的證據。

 

Ganzfeld 實驗(來自德語,意思是“整個領域”)是超心理學中用於測試個人超感知覺(ESP)的技術,而且這是測試心靈感應的近代較新發展的實驗之一。

 

由於德國心理學家Wolfgang Metzger1899-1979)想做一個關於同質視野的感知的實驗,於是首次把這個Ganzfeld實驗引入心理學上。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早期,Charles Honorton一直在Maimonides醫療中心研究超感官知覺(ESP)和夢,為公平起見,他嘗試利用Ganzfeld技術來撇除實驗對象的五感(眼,耳,口,鼻和皮膚)。 另一位心理學家Honorton認為,通過減少五感輸入,可以提高導電狀態,並且可以傳輸由超感官知覺介導的信息(提高個人靈力)。

 

自從1974HonortonSharon Harper在“美國心理研究學會雜誌”上發表第一個完整的實驗以來,Ganzfeld技術一直是超心理學研究中受爭議的方法。

 

感官剝奪雖然與Ganzfeld 狀態有點類似,但進行的過程始終不同。正如1980年的電影“變形博士”(Altered States)那樣 - 這片以Jessup博士浮在隔離水箱中作的心理實驗為主。他是年輕的天才瘋狂科學家,想追求生命的真相。他的實驗後來讓他的心理影響生理,讓他變成非人狀態,但是他靠著對妻子的愛恢復正常。本片的標題Altered States,就是所謂知覺轉換(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用隔離水箱作感覺剝奪(Sensory Deprivation)以及知覺轉換實驗是學界真正

作過的實驗。只是Jessup博士還多了一種不太科學的信仰,那就是在腦袋裡亂想就可以知道世界、改變世界。

 

在感官剝奪是去除所有刺激,音頻,視覺,熱和觸覺。 理想情況下,實驗對象會被放置在一個孤立的水池,利用一個棺材般的設備使你漂浮在濃縮的鹽水中,溫度是舒適的,也是完全黑暗和安靜的。 由於缺乏所有環境刺激,感覺剝奪經常被用於無幻覺藥物下的休閒活動,因為它可以造成令人驚訝的真實效果。

 

一個典型的Ganzfeld實驗最少需要三個人:接收者,發訊者和記錄者。接收者和發訊者均需身處一個大家聽不到和看不到對方的獨立房間。過程中,接收者會被放置在一個舒適房間的椅子上,每隻眼睛上都綁上切開一半的乒乓球,之後工作人員就會把紅色的光照在接收身上。接收者還佩戴了播放著白色噪聲(White Noise)的耳機,然後等半小時。其間,另一位“發送者”會試圖將一些信息,用精神念力發送給接收者。接收者要在這三十分鐘內大聲描述他(或她)所接收到的信息。整個過程由第三位實驗者,在不知道答案的情況下,記錄在錄音帶上,或通過記筆記,來幫助接收者去判斷。在判斷過程中,接收者會脫離Ganzfeld狀態,並選擇一個與他們目睹的圖像最相似的目標。最常見的情況是有三個假答案和一個真答案供選擇。

 

1974年到1982年之間,Charles Honorton進行了42Ganzfeld實驗。他在1982年的“超心理學協會年度大會”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總結了當時的實驗結果,並得出結論認為這些數據足以證明超感官知覺的存在。當時,心理學家Ray Hyman不同意。兩人後來獨立分析了相同的研究,並在1985年對這些研究進行了薈萃分析。

 

Hyman指出Honorton的論文沒有描述最佳方案,也沒有包括適當的統計分析。Hyman提出了一個因素分析,他表示成功與三個缺陷,即:選擇目標的隨機缺陷;判斷程序中的隨機缺陷;和文件不足。 Honorton要求統計學家David Saunders來看看Hyman的因素分析,他認為實驗的數量太小,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分析報告。

 

事實上,HymanHonorton所研究的Ganzfeld研究均存在方法論上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有詳細記載在Honorton報告中。Honorton只有36%的研究使用重複的目標圖片集(太少了)。Hyman在所有(42次)實驗中也發現了缺陷,他為了評估每個實驗,無意中又製造了12種缺陷。其中6個涉及統計缺陷,另外6個涉及程序性缺陷,例如文獻記錄不足,隨機性和安全性以及感覺滲漏的可能性。超過一半的研究未能防止感覺滲漏,所有的研究至少都會包含了12個缺陷中的一個,由於這些缺陷仍然存在,HonortonHyman一致認為這42ganzfeld實驗都不能支持超感官知覺的存在。

 

1986年,他們共同發表了“聯合報告”,就實驗的方法問題和解決辦法達成一致的共識。他們提出了採用由電腦隨機的答案去取代發訊者自行指定的答案。他們也同意,在得出最終結論之前,更嚴格的標準和重複性的實驗是必要的。他們甚至具體規定了這些標準應該是什麼。

 

既然重複性的實驗是必要的,於是許多地方的研究人員開始進行相關測試,當時的確有不少研究報告相繼出版。這導致15年後正是這十五年後Honorton的另一個重大發表。 Honorton和他的合作者Daryl Bem1994年(Honorton去世後)把研究發表在更主流的雜誌“心理學通訊”(Psychological Bulletin)上 - 他們的結論是樂觀的。

 

可惜,他們的文章沒有說服到大多數的科學家。 1999年,科學界刊物“公報”發表了對HonortonBem的論文的全面批評。文章的作者是實驗心理學家Richard WisemanJulie Milton,他們抨擊論文內所說的實驗並未能符合獨立研究員的實驗結果,所以論文是失敗的。

 

Charles Honorton1992年去世,儘管得到像Dean Radin這樣的超感官知覺研究人員繼續大力支持,畢竟坊間對研究Ganzfeld的興趣大不如前。 雖然如此,我們從Ganzfeld實驗中學到的,並不是說這項技術能不能作為超感官知覺的有力證據,相反,懷疑論者和信徒們確實有可能以高效,積極和協作的方式共同尋找真理。 主流和邊緣科學並不總是以對抗的心態來平衡,它提醒了我們作為最好的研究者,不管是對還是錯,都應該接受他人的批評並與反方合作,一起改善我們的知識水平。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