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蒙古族薩滿淺談

在東方,「薩滿」一詞來自滿語及其他通古斯語族語言。此詞語在通古斯語中是「智者」、「曉徹」的意思,亦同時意味著瘋狂不安,因興奮而狂舞的人。薩滿認為,天地生靈都是有溝通的可能的,通過薩滿的各種儀式活動,能夠與某些生靈,特別是與有修為者進行溝通,從而達到問卜、醫療,甚至控制天氣的目的。

 

有學者認為薩滿是一種信仰,學術界有人稱之為薩滿教;現代開始有更多學者認為應該稱為薩滿文化比較貼切。因為它能夠影響人類的事很多,但是它並沒有任何經典的東西供人們學習,傳播;它更加沒有固定的神祇,廟宇,甚至經書。它無處不在,又深入民間。它有點像遊牧民族,與大自然緊密連結在一起。

 

至於這個詞的來源,學術界眾說紛紜,一部分學者認為「薩滿」來自梵語的沙門 (Sramana),並可能是通過漢語被借入通古斯語言中,而其他學者則認為這個詞是通古斯語族的本土詞,和動詞Sa-Mbi 「知道」的詞根同源。

 

薩滿是分布於北美洲和北亞、中亞一類巫覡信仰,它包括滿族薩滿、蒙古族薩滿、中亞薩滿、西伯利亞薩滿、北美洲薩滿等等。在中國,曾經或者仍然信奉薩滿的民俗真不少,他們相信萬物有靈,也是崇上大自然和多神的信仰。他們崇拜的神很多,例如天地日月星辰,風雷雨雪江河,火樹山石虎熊鷹和其他林林總總你可以說得出的都有。其中,天神是最崇高的,遊牧民族中的"長生天"就是指這些天神中的至高無上的神了。長生天,蒙古語稱為“孟和騰格裏”。薩滿認為,長生天具有主宰世間萬物的神秘力量,故予以無限的崇拜和敬仰。蒙古族薩滿的長生天崇拜觀念,在經歷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階級社會等歷史發展進程中,經過不斷的豐富和完善,從原本的自然崇拜屬性逐漸演化成為集自然、階級、政治、哲學意義為一體的複合觀念。在蒙古民族的歷史上,薩滿的長生天理念産生過重大影響。

 

在自然崇拜和圖騰崇拜之後,就發展出祖先崇拜了。薩滿於是成為人與靈屬之間的使者。在東方,有這些能力的無論男女都是薩滿,有時部族酋長本身是薩滿,男性稱為博,女性稱為烏都干。九道關,蒙古語稱為“依孫達巴”,是蒙古族薩滿的考核儀式。薩滿學徒期滿後,必須參加隆重的儀式,接受嚴格的考核。在諸多的考核項目中,有所謂闖“九道關”的項目(意思指困難而複雜的考驗。考題沒有特定,完全依老師自己決定)。經考核合格者,即可獲得薩滿巫師的稱號。進行考核時,當地一些有名望的薩滿巫師,應邀前來參加儀式,作為見證人。屆時,眾多薩滿巫師及民眾從四方八方趕來,自願參加或觀看這一神奇的儀式。

 

薩滿曾被人們認為有控制天氣、預言、解夢、占星以及靈魂出竅的能力。蒙古薩滿認為,宇宙存在“三界”,上界為天界,是各路天神居住的地方,上界又劃分許多層次,諸如9天、33天乃至99天之類;中界為人界,是人類和各種動植物共同生息的地方;下界則為陰界,是各種妖魔鬼怪棲息的地方。下界也劃分為許多層次。薩滿巫師闖“九道關”,蹬刀梯、穿火池之類,就是象徵上升九重天、下入陰間地獄。蒙古薩滿教認為,東北方有一萬丈溝壑,人死後靈魂歸居之。原始薩滿教的特點之一,便是“三界”不全。天東北角的豁口,幽深的長洞,都得以中界為中心。後來,從人間中界延伸出上界天國。在其他人為宗教影響下,再延伸出了下界地猝觀念。蒙古人的原始宗教薩滿教對鷹有著自己的理解和崇拜。他們把雄鷹當作自身的神物象徵加以崇拜。所以,薩滿教對鷹的解讀是:“鷹是天的神鳥使者,它受命降到人間和部落頭領結婚,生下一個美麗的女孩,神鷹便傳授她與天及眾神通靈的神術,並用自己的羽毛給女孩編製成了一件神衣,頭上插上羽毛做的神冠,讓她遨遊天界,把她培養成了一個了不起的世界上最早的‘渥都根’(女巫師)。”

       

說到現存的東方薩滿文化,我們不得不提到源自於西部阿爾泰山地區,被蒙古人和俄羅斯圖瓦人視為民族瑰寶的呼麥(Khoomei)了。蒙古語中,呼麥意思指喉嚨,西方稱為喉音、泛音或雙聲的唱法,是一個人可以同時發出兩種高低不同音域的絕技,中國史籍中有關呼麥的記載最早見於春秋時期詩經,稱之為,可見呼麥流傳的悠久歷史。

 

一般認為呼麥來自於學習鳥類的聲音,因為鳥的靈魂在原始薩滿信仰儀式中是很重要的;一種說法是來自於模仿大自然的聲音,因為阿爾泰山地區多高山及草原,勁風橫掃時如哨音般的聲響不絕於耳。早期獵人用這種聲音召喚獵物,並將呼麥和口簧視為薩滿巫師與神靈溝通和靈性療癒的媒介。第二個說法,呼麥來自後來傳入的藏傳佛教獅子吼(聽起來相當類似,當然藏傳佛教會涉及經文);而最後一個說法,呼默是來自遠古祖先被神明教導的溝通技巧。

 

呼麥是由喉嚨發出一個基礎低音同時,利用特殊的呼吸法將胸腔的氣息經由不同部位的衝擊力帶出一種像哨音般的高音泛音效果,它不算是一種歌唱方式,而是將喉嚨當作是一種樂器的聲音藝術。由氣息方向的不同分為基礎音的低喉音(kharkhiraa)、喉音(Laryngeal Hoomi)、顎喉音(Palatine Hoomi)、舌根喉音(Guttural Hoomi)、鼻腔喉音(Nasal Hoomi);旋律的產生則是靠調節口腔的大小和形狀、嘴唇的開合、舌頭的位置來控制。呼麥通常有十四種唱法,深呼麥歌手用正常的聲部唱基礎低音,同時突出一個八度以下的低音或次諧音。在口哨呼麥中,突出的是高於基礎低音的高音部,產生效果類似於尖銳的口哨。這兩種都是透過拉緊聲帶產生基礎低音,通過調節口腔形狀和大小、開唇和閉唇以及舌頭移動產生曲調。

 

蒙古遊牧民族在不同社會場合演唱呼麥,如大型儀式或家庭節日。放牧途中或在蒙古包中哄嬰兒入睡,也會唱呼麥。現時已被官方列為樂器類別而不是歌唱類別。

 

薩滿總是離不開聲音和樂器,現在就讓我們看看人類急需搶救無形文化資產 -

蒙古潮爾笛 –潮爾(Tsuur)是一種直吹式的人聲笛,流傳於蒙古西部阿爾泰山烏梁海蒙古人(Uriankhai Mongolian)地區,源自於傳統祭天儀式中模仿大自然的聲響,祈求風和日麗、遠行平安、狩獵豐收,後來也用於婚宴慶祝活動的祝福。這種木製的直笛開有三孔,吹奏時將笛口頂在微張的唇齒上,一面吹奏潮爾笛同時,一面利用呼麥的技巧由喉嚨發出微弱如哨音的人聲。

 

牧民透過吹奏潮爾笛抒發在外放牧的孤寂心情,也將人與大自然連結在一起,反映牧民生活依存於天地萬物之間的內涵。潮爾笛在近代快速的流失,因無形文化資產保存的世界潮流再度為人所重視,列為急需搶救名錄,整理約四十多首潮爾曲目,仍以口傳心授的方式傳承加以保護。

 

薩滿文化目前在美國最盛行,美洲的原住民(尤其是北美洲)也有他們的一套儀式。考古學家發現,亞洲的傳統始於史前時代,並且遍布世界。最崇拜薩滿的地方是伏爾加河流域、芬蘭人種居住的地區、西伯利亞的東部和西部。直到公元11世紀,滿洲人的祖先女真人也曾非常信奉薩滿。薩滿早於清代以前一直在中國東北甚至蒙古地區大範圍流傳,清朝皇帝把薩滿和滿族的傳統結合起來,運用薩滿把東北的人民納入帝國的軌道,同時薩滿在清朝的宮廷生活中也找到它的席位。目前,滿族、鄂溫克族等民族仍有很多信奉薩滿的人群,並且有薩滿。

 

佛教在14世紀後在相信薩滿教的族群例如藏族人(藏人稱之為苯教)、蒙古人、滿洲人中變得流行。薩滿教式在草原騰格里信仰中一直扮演著通天巫的角色並參與多種祭天活動,後與藏傳佛教結合在一起的宗教形式被北元時代末期和清代制度化為國教。雖然在中華民國推翻清朝統治之後的一個世紀裡,薩滿教幾乎消聲匿跡,但是現今仍然可在北京故宮里找到當年皇族供奉薩滿及舉行儀式的堂子(坤寧宮)。

 

初到蒙古草原的人很容易把蒙古包和敖包混淆。其實蒙古包是住人的,而敖包則用來祭神的場所。蒙古語"敖包"的意思是""因為它以石塊堆砌而成,頂端有旗竿並以彩帶裝飾。薩滿的幾乎所有祭祀都是圍繞這個敖包進行,民眾會獻上各式各樣的祭品。當儀式結束後,薩滿會把食物與大眾分享(象徵分享敖包的福分)。

 

敖包本身都有很多種類的,包括家族敖包,村敖包,鄉敖包,縣敖包。也再分祭天敖包,部落敖包,將軍敖包,記念敖包,官方敖包,咀咒敖包,曆法敖包,湖泊敖包,婚外情(小三)敖包,大婆敖包,僱主敖包,標記敖包,兒童敖包,畜牲敖包,狩獵敖包,動植物敖包,誓約敖包,等等。目前蒙古最大的敖包就是位於不爾罕山,成吉思汗的敖包。

 

在蒙古,凡是在路邊你都會見到大大小小十分莊嚴的敖包。傳統上,不管你是誰,凡是路過者都要順時針圍繞敖包轉三個圈,把一塊附近的石頭放在敖包上,並手持酒,馬奶或者其他尊敬之物,虔誠地放在敖包上。最後你可以許願或者祈禱,你會感到內心踏實,平和,滿足。

 

薩滿據信先於任何有組織的宗教出現,很顯然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時代。薩滿與希臘神話有相似傳統,正如在坦塔羅斯,普羅米修斯,美狄亞,卡呂普索及其他神話故事中所反映出來的那樣,同樣的還有厄琉息斯秘密儀式等,後者暗示可以使用致幻物質來達到精神上的大徹大悟。

 

東方薩滿的一大特色是每一儀式必須以火獻祭。薩滿祭司通過一系列的原始舞蹈,包括肢體語言,薩滿歌訣,以及專用的神靈溝通器具來進行與薩滿教派的神或仙進行溝通。在東北流傳著「跳大神」的活動,也就是薩滿派僅剩下的遺產。薩滿雖是原生教派,卻沒有廣泛地流傳下來。皇太極禁止民間祭堂子,與民間薩滿的衰退,有一定的關聯。

 

草原上古老的薩滿流傳了千百年,它曾經在民族心中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但隨著社會發展,薩滿漸漸失去它原本的作用。尤其是佛教進入中原後,它與之對立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可惜最後被藏傳佛教取代。隨著藏傳佛教的影響在蒙古地區的日益加深,蒙古族上層完全接受了佛教的理念。1578年,蒙古土默特部阿勒坦汗正式皈依藏傳佛教格魯派,宣佈蒙古薩滿教為非法,收繳蒙古薩滿教各類法器、翁貢,進行焚燬處理。至此,結束了薩滿教在蒙古族政治生活中的的特殊地位,使之變成了一個非法的宗教組織。

 

慶幸的是,它沒有完全消失於蒙古人的世界。如今,薩滿仍然以其他形式存在,例如蒙古族的呼麥(一種用喉嚨發出多聲部的做法),蒙醫正骨,安代舞蹈,祭祀習俗等等。。。其中蘊含的崇尚自然,對萬物敬畏的思想在蒙古人每日生活都得以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