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科學。魔法。中國人

2017年六月筆者參加了一場由中國著名航天界學者高歌教授主講,綜合科學,宗教和靈性的課。得知高歌教授是研究西洋神秘學和氣功的,這使我有興趣看看一直在寫的西方神秘學,到底對中國人的影響有多大。

 

相信香港無人沒有聽過近代中國領導人之一 - 錢學森 (1911年12月11日-2009年10月31日)。他是浙江杭州人,前美國空軍上校,國際著名的中國空氣動力學家和系統科學家(工程控制論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民解放軍特級文職幹部、是一級英雄模範,中國科學院院士暨中國工程院院士,當然亦有一大堆公績頭銜。換言之,他與高歌教授同樣是火箭科學家。當然,我不是要在這裡說他傳奇的一生,或者對科學界或者對國家的貢獻有多偉大,而是想討論他的另一方面 - 有證據顯示,他對西洋黑魔法一點也不陌生。

 

1979年,即文化大革命剛剛結束三年後,“四川日報”報導了一宗關於大足縣一個叫唐雨的小朋友能用耳朵認字的神奇故事,這事件迅速在國內蔓延。從此之後,大批聲稱擁有神奇力量的人士不斷出現於各大傳媒中,一股“氣功熱”和“特異功能熱”在中國變成潮流,不但是市民大眾,就連大批位高權重的中央老領導和國寶級的大科學家都對這些“特異功能人”產生極大興趣。

 

可惜這些研究和社會風氣對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來說,十分不認同,他甚至提出要限制特異功能的宣傳。持相反意見的錢學森對胡耀邦的批示當然會置之不理,繼續大張旗鼓宣傳他的人體潛能科學理論。

 

錢學森在1982年年10月召開的人體科學籌委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作了題為“這孕育著新的科學革命嗎?”的報告,鄭重的宣稱氣功和特異功能是一種值得深入研究的人體科學,他認為這種研究可能導致一場21世紀的新的科學革命,甚至也許比20世紀初的量子力學和相對論更大的科學革命。他還曾堅定地表示:“我以黨性保證,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 有作假的,有騙人的,但那不是人體特異功能。人體特異功能和氣功,中醫理論是密切相關的。“

 

到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隨著的數位知名的氣功大師的倒台,“特異功能”在中國頓時變得聲名狼藉。但是錢學森卻一直在堅持研究,寫了大量關於人體科學的學術論文,最整全的是由上海交大出版社1998年出版,108萬字的“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一書。儘管大眾和學界對於錢學森熱衷於人體科學持著不解和嘲諷的態度,但錢學森一直堅持,直到去世。

 

對於錢學森這位偉大的科學家為什麼會堅信這些在學界和大眾眼中,看來那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情願背負著人家的咒罵或嘲諷還要堅持研究。對一些人來說,的確相當費解。有些人甚至認為他真的瘋了。但經過仔細歷史的研究,發現錢學森並不是在晚年時突然對神秘主義產生興趣的,其實這與他早年在美國的經歷有莫大關係! - 錢學森曾和一位西洋魔法師共事多年,而這位魔法師便是Jack Parsons1914 - 1952)

 

Jack Parsons出生於1914年美國的一個富商之家,少年時期的他熱衷於各種科幻小說和神秘傳說,由於家庭和個人性格問題,他並沒有接受傳統式的高等教育,但憑藉著自己的高智商和愛好,自學成了一名化學家。由於Parsons從小對於火箭技術有著瘋狂的喜愛,於是聯合了一些好朋友進行小規模的火箭研究。要知道,在上個世紀的三十年代,人們是會把火箭跟科幻小說聯想在一起的,這些研究被看成是科幻式的旁門左道的偽科學。當時只有極少數科學家從事火箭的研究,其中的一位便是航天科學界的傳奇,也是錢學森的老師 - 加州理工學院的教授Theodore von Karmen了。1936年,年僅22歲的Persons加入了Karmen教授的火箭研究小組,幾乎與他同時加入這個小組的還有一名年青的中國人 - 錢學森。由於科技沒有現在那麼發達,當時從事火箭研究技術是非常危險的,時常都會出現事故。有一次,火箭小組的實驗中發生了爆炸,整個實驗室被炸毀,於是,教授只好讓火箭小組搬到加州的山谷裡做實驗。這次爆炸引來許多師生的嘲諷,稱火箭研究小組為“自殺小組”(suicide squad),而當時錢學森和Parsons都是“自殺小組”中的成員。

 

Parsons在研究小組中是負責開發火箭燃料的。在之前的火箭研究中,如何調配強勁的燃料一直是令大家最頭疼的一個重大難題。但這個難題卻被沒接受過高等教育的Parsons迅速解決了。他用一種獨特的調配方法製造出了世界上第一種火箭燃料,大大推進了火箭發展的進程。然而,很少人知道Parsons不僅是一位天才化學家,他還是一名黑魔法師,他在火箭研究中運用了許多與黑魔法相關的知識。據Karneb教授回憶,在研發火箭燃料時,Parsons在一本英國古代煉金術書中發現了靈感,並且參考了拜占庭帝國的“希臘火”(Greek Fire)製作方法,從而調配出一種非常奇特的助推燃料,這讓教授感到十分不可思議,而且這種燃料在幾十年後依然被廣泛用於火箭發射中。

 

此外,在1939Parsons開始接觸加美國加洲的Thelema Church,一個西方著名的黑魔法組織。它的創辦人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黑魔法師Aleister CrowleyCrowley曾在埃及旅行時得到神秘智慧的啟示,寫下了帶有預言性質的(The Book of the Law),是一整套體系完整的神秘主義哲學著作。

 

在認真研讀過Crowley的書之後,Parsons打開了全新的思維世界,完全膜拜於Crowley的智慧和知識,尊稱其為“無尚敬愛的父親”,Parsons堅信“法之書”中闡釋的“意念力量”將是人類文明未來發展的趨勢。後來Parsons成了Crowley最虔誠的學生,並且懷著無比的熱忱研讀了Crowley其他魔法著作。Parsons認為Crowley的魔法和量子物理的理論是共同的共通的,完全可以用於科學研究。比如在火箭發射試驗時,Parsons和錢學森經常誦讀著Crowley的咒語Hymn to Pan,當時火箭研究組的所有人都對這些咒語儀式習以為常,就連Karmen都對此事都不置可否。

 

1941年,Parsons又加入了另一個神秘主義組織 - 東方聖殿(Ordo Temple Orientis),簡稱OTO。他之後與Lafayette Ronald Hubbard成為至友並共同致力於魔法實驗,日後Hubbard特成立了科學教。在二戰結束之後,Parsons逐漸全心投入黑魔法的研究工作,尤其注重自身精神力量的研究和施行“性儀式”(Sex Magick)。據Parsons身邊人回憶說,他曾經用精神念力召喚了“一些未知的東西”,他的鄰居曾向聯邦調查局報告在Parsons的家中出現了鬼魂,電球等超自然現象。1946年,Parsons在加洲的荒漠中,舉行了一場召喚古巴比倫“月童”(Moonchild)的性儀式,這便是在神秘學領域鼎鼎大名的“腥紅女士事件”。後來Parsons死於一場離奇的實驗室爆炸,終年38歲。

 

那為什麼一些學者認為,錢學森有機會得到Parsons的知識,甚至人脈呢?

 

話說回來,Parsons1936年加入了Karmen教授的火箭實驗室,幾乎是同時,錢學森也來到了。在年齡上,錢學森在1911年出生,Parsons1914年出生,他們年齡相近。而且從1936年在“自殺小組”一同研究火箭技術以來,錢學森和Parsons斷斷續續一起在同一機構當了9年的同事。Parsons在火箭試驗中運用的黑巫術儀式,錢學森肯定不會陌生。

 

根據教授的回憶,Parsons雖然世界觀奇特,但是他風流瀟灑,好玩樂,愛交朋友,尤其是愛交天才朋友。而錢學森是出了名的苛刻和難以接近的人,他的學生都說,錢學森甚至覺得“愚蠢是一種恥辱”,他只喜歡與高智商的人對話。換言之,Parsons和錢學森二人都非常符合各自的交友原則。更為重要的是,1938Parsons同錢學森一起加入了加洲理工學院的一個秘密的討論小組,可見二人頗有私交。更為重要的是,當我們把兩位關於人體意念力的理論闡釋對比,就會發現二者極為相似。在19457月的一次公開講演中,Parsons如此描述意念的力量:意念力是人類命運,內心真實信仰的集合,意念力無所不在,可以使鳥鳴唱,花開......其與量子物理的理論是共同的共通的,是未來人類文明的發展方向。而錢學森在晚年研究人體特異功能的著作“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中稱:“特異功能”和“氣功”的本質原理是人類運用意念對人體或者其他物體進行控制當氣功達到高級階段,發功者就可用意念傳遞消息或者改變物體的構成形態,這種意念力可以超越空間乃至時間的限制;而且這些意念力現象可以和量子力學平行研究,是未來人類科學的發展方向(詳見“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第一章)。二者理論有非常高的相似度。

 

所以也許我們可以這樣推測:當年,在與Parsons的接觸過程中,錢學森見證了他運用各種匪夷所思的方法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科學上的成就,在長久的相處之中,Parsons的神秘主義理論鐫刻在錢學森的記憶深處。

 

直到四十多年後的某個深夜,身處東方的錢學森在仰望星空時,他說他依然會想起黑魔法師兼天才化學家的Parsons在加州沙漠中詠頌咒語祈禱的場景

 

1 Huntley, J.D,TheHistory of Solid-Propellant Rocketry: What We Do and Do Not KnowPennsylvania StateUniversity

2 Hobbs, Scott,RocketMan,The Huffington Post

3 Keane, Phillip ,JackParsons and the Occult Roots of JPL. spacesafetymagazine.com.

4 Conway, Erik M,FromRockets to Spacecraft: Making JPL a Place for Planetary Science,CaliforniaInstitute of Technology.

5 冯·卡门著,曹开成译,《冯·卡门》,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6 David A. Palmer,QigongFeverColumbiaUniversity Press

7 张纯如,《蚕丝:钱学森传》,中信出版社。

8 钱学森,《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