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Enfield Haunting, UK


在西方,有學說認為"Haunting""Poltergeist"的定義是截然不同的。"Haunting"(鬧鬼)是針對地方性,而"Poltergeist"(騷靈)是針對個人的。這宗個案顯然是屬於騷靈的成份較多。華倫夫婦曾經前往英國,親身接觸事主,希望提供協助 - 他們認為是魔鬼附身。騷靈活動包括製造聲音,物件移動,物件突然失蹤,然後又在其他地方出現,甚至受害人變聲音,懸浮等等,而且歷時一年的情況是非常旱見的。這宗個案特別之處是由於它總共歷時18個月,而且出現了所有騷靈活動能夠出現的現象。因此,引來世界各國靈異調查組織的關注。每天出現的靈異調查員亦不計其數。

 

事件發生在19778月的一個寧靜的夜晚,在單親家長Peggy Hodgson和她的四個孩子Margaret (13歲),Janet(11歲),Johnny (10) Billy (7)位於北倫敦Enfield區284 Green Street的家。Peggy的兩個女兒Margaret (13歲)和Janet(11歲)在睡覺時首先聽到奇怪的洗牌和敲打聲。當時Peggy以為她的孩子們還在玩耍,所以到樓上催促她們去睡覺。當她進入女孩子的臥室,便看到她們二人在床上望著抽屜和衣櫃發呆,同時Peggy聽到她身後有洗牌聲並且一轉身就看到五斗櫃移離了牆璧。當時Peggy還以為這是孩子們的惡作劇,於是便破口大罵。可是Margaret Janet都矢口否認。無可奈何下,Peggy唯有把抽屜盡快推回原處(拍牆位置)。沒多久,那些洗牌聲又來了,這次有多個抽屜迅速朝Peggy方向飛過來。但這一次,無論Peggy多努力,她都不能把抽屜搬回原處。這時候,她們聽到牆上和整個房子都遍滿敲打聲,於是Peggy便匆匆把孩子們離睡房。

 

於是,被嚇倒的Peggy決定把四個孩子帶到隔壁鄰居,Vic Peggy Nottingham的家中。由於Vic是建造業人士,他決定展開調查,他發現那些敲打聲是從屋子的不同部分發出的,而且聲音來源亦不時轉換,他後來說:“我進入那間屋後,發現那些噪音的源頭來自牆壁上,臥室,天花板上。我開始變得有點害怕了。

後來不知所措的Peggy以惡作劇為理由報了警。然而,當女警員Carolyn Heeps到她們家錄口供時,大家都親眼目睹一張舊式巨型椅子突然懸浮並在房間中移動。被嚇倒的Heeps於是在口供上寫著“一張大扶手椅無故在地板上移動了4英尺”當時Heeps確實有檢查所有導致椅子移動的可能性,可惜她沒有發現。警察離開前,還說這些事件是不屬於警方的範疇,他們亦無法提供協助。

 

當警察離去後,敲打聲和奇怪的事件仍在繼續。這段時間Peggy都幾乎沒有睡,她深深擔憂著孩子的安危 - 她覺得似乎沒有人能夠真正可以幫忙。在無計可施之下,鄰居Peggy唯有請了每日鏡報(The Mirror -英國的一份非常保守嚴緊的報章,甚少報導靈異事件,但是編輯卻把這事放在頭條,並以全版報導,可見它的真實和嚴重性))的記者和攝影師在位於Enfield的家進行調查和採訪。他們把儀器設在客廳,可是,等待數小時後仍然什麼也沒有發生。在記者離開之際,客廳的樂高積木和波子突然在空中亂飛和向周圍的房間亂投。當撿起這些東西時,還感到是熱的。雖然當時攝影師Graham Morris把那些情況錄影/拍下,但結果沒有一張照片是清楚的。

 

隨後英國廣播公司(BBC)也去過屋子,但機組人員發現他們的磁帶設備的金屬部件已經被惡意扭曲,全部錄音也被刪除。

 

由於事件已經升級,每日鏡報決定找來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SPR- 靈通研究會)調查此案。

 

Maurice Grosse(1919 – 2006) 是一位發明家和成功的商人,當時他才加入SPR不久。他在戰爭期間曾任職皇家砲兵的工程師,亦曾經發明了很多非常成功的物品,也許最有名的是他的旋轉廣告招牌。

 

這個不擅說話,古怪但衣著踏實的男人就這樣被SPR派去調查這宗個案。其實Grosse起初也持懷疑態度,但很快他就完全相信這間房子所發生的奇怪的現象源於一隻騷靈(Poltergeist)在針對著11歲的Janet Hodgson所致。原因是,每當任何靈異現象出現,Janet都是在場的。除了房子,無論她去到超級市場或在學校,這些事情都會出現。

 

在接下來的18個月中,Grosse與作家和超心理學家Guy Lyon Playfair共同見證了近2000個不同的“超自然”事件, 這包括騷靈能夠使出的所有技倆,包括飛行,物件自發燃燒,沙發懸浮,家具明顯地漩轉然後在房間的牆上跌落,在床上的人被強制移動等等。Grosse還說“我正站在廚房時目睹T恤從桌子掉下來,繞過我身旁撲進廚房的另一邊。

 

有趣的是,她們家時有物件突然失蹤,然後又在其他地方出現。有一次,Janet的一本兒童讀物忽然去了其他鄰居的屋內,Janet能夠具體描述這個她從未到過的地方。於是調查員再請她進行測試:他們請Janet把樓下坐墊拿上樓,結果是坐墊能夠穿牆過璧地出現了反物質現象,直達屋頂上!當時的位置就算是特意去觸及也有一定的難道,更何況當時Janet只有11歲?

 

有一天,Grosse和來訪的鄰居發現Johnny大叫:“我動不了!它抱著我的腿!“於是他們二人要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與扼著孩子無形的手的搏鬥。那些不斷的敲擊聲是其中一個令人最不安的現象。它時有時無,順著牆壁敲擊 - 這令整個家庭因為害怕而被迫開著燈在同一個房間睡覺。Janet"暴力地"被迫走進恍惚狀態,這令她的外表非常可怕。有一次,在她臥室中的鐵壁爐被看不見的力量從牆上拆落。就連家人也聲稱見過她在房間中不時懸浮。可幸這件事也被拍下來。這些相片刊出後令很多人也抱懷疑態度,因為看來太像Janet自己跳起來。為了證明事實真偽,有調查員請來醫生給Janet吃鎮靜劑,好讓她熟睡,但是大家後來發現Janet竟然出現在床對面的五筒櫃上面(相片被拍下來了)。

 

最令人心寒的是:已故前租客Bill Wilkins的幽靈通過Janet突然發出“魔鬼般”的聲音,而且能持續數小時。這把刺耳的男性聲音令整個房間充滿著寒意。它超越墳墓,傳遞了一個信息,細致地描述Wilkins死前的一刻:“臨死前我看不到東西,然後我大量出血,我睡著了,我在樓下的角落裡的椅子上死的。”當時Grosse把聲音錄下來 - 這仍然可以在今天的錄音帶上聽到。對於這個現象,調差員用了很多時間和方法對Janet進行多項測試,包括把大量的水灌入口,可惜那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還是出來。後來Wilkins的兒子聯繫了調查員,證實這些信息的細節都是真實的。調查員甚至請來所有專家包括心理/生理醫生,聲學家,著名腹語專家來嚴證,他們確實無法證明Janet在造假。因為如果一個人持續以這個方法發音超過半小時的話,他一定會實聲的。但是Janet能夠連續以這個方式說話幾小時,這是沒可能的。(後來Grosse訪問過Janet,她說並非24小時都可以這樣,而且通常特意要求以這個方式說話時,是不會做到的。而且她變聲時總感到有人在她的腦後出現。)

 

有一次Peggy和孩子們前往Sussex渡假,住在附近的Peggy哥哥會隔日到她們家看看,有一次當他要上Janet房間拿個鬧鐘,睡房的門竟然自動為他開關,當他準備離開前,看到有位男性老人家背向他坐在餐椅上。於是,嚇到他跋足而逃。

 

1977年以來,這宗騷靈個案一直備受調查,也是最多令人持懷疑態度的事件,但Maurice GrosseGuy Lyon Playfair都聲稱的事件是真的。

 

雖然大多數懷疑論者認為這些事故都是孩子們所為,但顯然這些指控是不成立的。此外,Peggy和家人它似乎不太可能造假,在過去的18個月長時間製造這麼多“騷靈現象”而沒有被調查員發現,就算是成年人也會發現長期作假是非常困難的。

 

您可能在互聯網或其他地方甚少看到EdLorraineEnfield個案的參與。但他們卻可以證明,他們的確有調查。華倫家的Tony說:我們有錄音和屋內的照片。他們均與事主相處了多個小時。Ed甚至把靈體的聲音錄音出來了。

 

他們看到屋內發生了很多事。聲音是最令人吃驚的。Ed和靈體的互動,機乎是即時有反應的。有一次,Ed問,“你是什麼?”靈體說,“我是一個兵。兵。“然後Ed說,”你是基督徒嗎?“靈體說,”不是“Ed說,”那你是什麼?“靈體說,”我是一個兵。“Ed故意說,“兵不是基督徒嗎?”然後Ed就聽到一陣長期的,咆哮的聲音,“Grrrrrr,”Ed繼續問,“你叫什麼名字?”靈體告訴他,“我名字是Tommy。“馬上又有一把聲說,”不,我才是Tommy。他是Fred。“顯然這是兩個靈體同時於Ed交談。

 

如果你對靈探熟悉,你總是會重覆問問題,然後等候,但是靈體通常不會回答你的。靈體亦不會與你來回溝通。這就是分別。

 

事實上,這次調查Ed也帶同另一位調查員John Kennyhurst一起。當時EdJohn到車上拿一瓶聖水,但John遍了整部汽車,但卻無法找到。John明明知道它放在那裡,可惜卻不翼而飛。因此,Ed決定唯有自己製作聖水。

 

他把鹽放在水裡並對其做了祝福,“以聖父,聖子,聖靈的名字,”由於當時實在沒有更好的辦法,他希望在水的面前,使之聖潔。於是,他們便開始為房子灑聖水。突然有聲音說“這是沒有祝福過的,這是沒有祝福過的。”換句話說,靈體知道那聖水沒有效,除非你是神職人員的受戒成員,宗教沒有賦予權力你祝福東西,所以這些聖水是無效的。


事件發生了大約10個月後,Janet記得她曾經被要求到精神科醫院進行測試,於是她便到倫敦的Maudsley Psychiatric Hospital ,醫療人員甚至把電擊放在她的頭上,結果一切正常。

 

其實很多人都想知道最後是如何解決的,事源有一位Playfair的朋友介紹了一位完全不懂英文,來自荷蘭的靈通專家,因為語言問題,沒有人知道這位專家做過甚麼,他在Janet的睡房逗留了20分鐘後,怪事就平息了。

 

Janet的童年一點也不好受。在學校常常被同學欺負。他們叫她鬼丫頭,常常把重物拋向她的背。她害怕回家,因為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進出家門,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她曾經非常擔心媽媽,因為到最後她媽媽患上有神經衰弱症。

 

她離家時只有16歲,早婚。

 

Janet離家多年以後,Peggy依然感到那擾靈仍然存在 - 住在那裏的人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

 

在傳媒熱情遠離後不久,Johnny卻死於癌症,當時他只有14歲。後來母親Peggy被發現患上乳腺癌,死於2003年,Janet自己的兒子在18歲那年,在睡夢中死去。

 

多年後,Janet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說:“我覺得那是一股沒有人能理解的力量。我真的不喜歡去想太多。我不知道那騷靈是不是“魔”。似乎它想成為我們家庭的一部分。"“它並不想傷害我們。它死在那房子的,本來它只想平靜。它可以溝通的唯一途徑就是通過我和我的姐姐。“這是一個非比尋常的個案,也是世界超自然活動的最被認可的案例之一。但對我來說,這是相當沉重的。我認為這真對我造成不能磨滅的傷痕,每日要面對那些活動,傳媒的關注,應付不同的人造訪。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童年。“'懸浮的感覺是可怕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將要降落在那裡。記得有一次,我的脖子被窗簾的繩在纏繞,我在尖叫,我以為我快死了。媽媽只好用盡她所有氣力救我。當時通過我說話的Bill,顯得非常生氣,因為我們在佔用他的房子。“

 

Janet Hodgson2007年的一個採訪時曾說:“我自己的經驗告訴我這是真實的。它住在我裡面,用我的能量。;喜歡的話,你可以叫我瘋子或惡作劇。這些事件確實發生了。這騷靈跟我在一起 - 我覺它將永遠是如此。“

 

事隔多年,Janet終於承認,在眾多現象當中有大約2%是偽造的。她也承認在房子出事前,事實上她經常與她的姐姐在玩通靈版“只要住再那裡的人,不玩通靈板,它就會是相當安靜。但將永遠存在。“。她也說直到別人給她看照片前,她對自己進入恍惚狀態的事是全不知情的。

 

Peggy Hodgson去世後,他們在2004年把房子賣了給Clare Bennett和她的四個兒子。

 

Bennett稱,她什麼也沒看見,但總覺得不舒服但是她肯定房子有靈體存在並常常感到有人在看著她。

 

她的兒子會在凌晨醒來,不停聽到有人在樓下說話。有一晚她的其中一個兒子,15歲的Shaka在凌晨又醒了,他清楚看到一名男子走進房間。於是他們第二天便搬了。

 

目前房子由另外一個家庭住下,可惜他們不希望被公開。那母親只是說:“我有孩子,他們不知道這件事。我不想嚇唬他們“。

 

Janet現在45歲,與退休的送奶工丈夫住在英國的Essex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