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Dowsing Rods

 

系統靈探員常常在靈探活動中使用一種叫Dowsing的技術來訪問靈屬和尋找方向。其實這種古代藝術在世界各地已經沿用了整整幾千年。時代雖然變了,不同的地方亦會有不同的名稱,可是在不同的文化下,使用技術卻沒有變。

在美國,Dowsing,有時被稱為Doodlebugging ,是一個試圖找出隱藏的水井,或埋金屬礦石,寶石,或其他物體,以及作為探測地球電流輻射的傳統儀器。通常我們做Dowsing時都會用上Y型或L形樹枝或銅棒。Dowsing以各種形式存在世界各地達數千年之久。原本可能被人們用作占卜,顯示神的意願,預言未來, 甚至在神性的審判中斷罪的工具。
 

1949年,法國探險家在阿特拉斯山脈尋找失落的北非文明證據時,偶然發現了一個龐大的洞穴,這個洞穴後來被稱為塔西洞穴(Tassili Caves),其中許多牆壁上都佈滿了奇怪的史前畫作。他們發現當中有許多漂亮的壁畫,不僅有飛碟和外星人,他們還在一幅巨大的牆上,畫有一個人,拿著一個Y型的工具,在尋找水源,在他的周圍,來了一群慕名而來的族人。這些壁畫已經被科學家鑑證,據說至少有8000年歷史。在埃及和中東的一些寺廟牆壁,我們還可以尋找到超過4000年歷史的版畫,法老王亦手持類似的工具。開羅博物館,亦發現1000年前古墓內的陶瓷靈擺,也有相類似的記載。大約2500年前的中國,也發現有皇帝手持相當笨重的雙管工具,試圖找礦。


在聖經中,許多段落也有暗示這些找水源和礦東西,其中摩西和他的兒子,亞倫,對如何使用被稱為“魔棒”的物品,亦有相當詳細的描述 。在舊約中,據先知Eziekiel報導,當時的巴比倫國王Nubucadnezzar,由於不肯定應該攻擊耶路撒冷或亞捫(即今天的安曼,約旦),於是他便下令他的下屬,利用這個技術選擇最佳的目標,最後他們選擇了耶路撒冷。後來猶太人從他們的俘虜口中也學習到這個古老的占卜技術。舊約先知Hozea寫道:“他們會徵詢他們的木棒”。 在舊約以斯拉記(Ezra)3:63,寫道:“州長告訴人們不要食用最神聖的食品,直到神父聯絡先知Urim 和Thymmin”。在撒母耳記(Samuel)上28:6說:“當掃羅(Saul)求及問耶和華,耶和華卻沒有在先知Urim 和Thymmin的夢中回答”。研究聖經的專家有理由相信,先知Urim 和Thymmin其實是比喻這些占卜棒,它們的確能夠提供重要信息,但是有時它們沒有回應的原因是因為祭司們用了錯誤的方法和姿態,或他們的提問方式不正確所至。

 

在希臘,早在公元前400年已經有歷史記載,在Island of Crete這個地方是如何被廣泛採用。研究人員發現了一些證據:Delphi的女國師已經可以從遠距離,採用靈擺來回答她的客戶,國王,王后,貴族和武將的問題。一位希臘失明詩人Homer稱指Dowsing為Rhabdomancy,意思是希臘占卜棒。意大利文一直把這個字沿用至今。在他的巨著“The Oddesy”Homer也叫這些棒為眾神使者的手杖(Caduceus),這是從Apollo (或Hermes)傳遞給Asclepious(一位掌管療癒的古希臘神)的工具。這個神秘的,傳說中的神,與它糾纏在一起的蛇已成為全球醫療組織普遍的療癒象徵。


在這方面,E.S. Cumbie在他的書,"The Psychometric Pendulum and the Pendulum Board" 中,對Dowsing和古老的祭司有詳細描述:“在遠古時代,祭司覺得外行人沒有足夠的信念,知識或培訓,他們難以聯繫宇宙和啟動心靈啟蒙,所以這些人被迫依靠祭司來獲得他們所尋求的答案,祭司會用Dowsing技術來找出答案。“

 

在中世紀,Dowsing被誤作是與魔鬼有關連。

 

於1400年代,我們今天所指的Dowsing方法,被稱為“Virgula Devine”在拉丁語的意思是找礦與棒狀。這段時間的德國,這些工具被廣泛應用在尋找礦石,占卜棒稱為“DEUTER”-意思是“顯示”,“指示”,“指出“和”揮動。經典著作"The Divining Hand"的作者Christopher Bird曾經說:"沒有人知道這種占卜方法的由來。"但是,早於1650年,一位對美國憲法影響深遠的英國哲學家John Locke就已經記載了這件事。在他的文章中寫道:通過使用占卜棒,人們可以發現水和其他珍貴礦物(如黃金,白銀和礦石)。John Locke用了英國Cornwall人常用的兩個字"Dewsys",意思是女神和"Rhod",指樹枝。後來,他“創造”,了- Dowsing Rods一詞。

 

1662年,Dowsing被認為是迷信。

 

在1701年,英國停止了宗教以Dowsing Rods的結果作的審判的合法性。

 

在1700年代和1800年代,英國,德國和法國的採礦及工程業書籍都廣泛地提到使用這個技術找礦,當中包括“"1747 Mining Dictionary",1758年的"Natural History of Cornwall", 及1831年的採礦季度評論。由於這門古老的藝術數百年來被德國礦工廣泛使用在尋找水和礦床,今天在該國的圖書館,自然歷史,科學,採礦和工程,藝術的私人收藏和雕塑博物館,油畫和素描,創作瓷器,錢幣等...都記載著人們手持占卜棒的事。有趣的是,於1912年英國倫敦的“礦業雜誌”上,首次把這些方法由拉丁文第一次翻譯成英文。譯者是一位非常專業的美國採礦工程師和他的妻子。他在文中指出:“天知道,美國第31任總統Herbert Clark Hoover可能自己已經是一個Dowsing的專家,因此,他才可以防止1929年的股市大崩盤。”

 

在上世紀60年代末在越戰期間,有記載美國的一些海軍陸戰隊曾經使用的Dowsing Rods 找到武器和敵方隧道。

 

一位著名的工程師Raymond C. Willey的1970年的著作"Modern Dowsing",為Dowsing技術提供了最好的解釋。Willey說:“Dowsing是一個針對個人的練習,它允許一個人從標準的五感範圍和能力以外,獲取更多信息”。

 

作者Chris Bird 說,“Dowsing”是用來搜索任何東西的方法。我們通常借助一個手握的工具,例開叉的樹枝,靈擺,L或Y形的金屬棒或木製棒。


今天,許多Dowsers(用Dowsing Rods的人)都會使用相對簡單的L形的金屬棒。手執短的一部分,長的一部分指向前。一些dowsers認為最好的材料是金屬,例如純銅。
 

總括來說,在一些世界上最優秀的圖書館內(例如,美國國會圖書館,哈佛大學的Widener圖書館,925圖書館,耶魯大學),你都可以找到大約3,600本有關Dowsing的專業書籍,而且數目會隨著日子穩步增長。


由於Dowsing Rods的歷史如此久遠,很多新紀元和靈探愛好者也因此廣泛使用。

除了尋找物件和水源外,有太多證據顯示,Dowsing在靈探過程中也可以顯示重要的信息。有些學說認為,無論有生命或無生命體都是純粹的能量的振動頻率。當您做Dowsing時,  意味著你只是把能量反射回自己。

當使用Dowsing Rods的時候, 我們都把腦波調至仿佛狀態(TranceState),其實這時候,你已經進入了許多倍的更高自覺性,簡單說,你會不自覺地調整自己的頻率至靈體的頻率, 而當你做Dowsing時,你不會感到電磁場干擾.因為這些信息是通過你,而不是從你的電磁場發出, 因此,你可能不會受到靈體影響。所以,即使您沒有得到一個良好的電磁場讀數, 我們仍然確定,我們仍然可以信任收到來自Dowsing Rods的信息是準確的。

 

任何學習做Dowsing的初學者都會面臨很多錯誤和失敗。然而,大多數人,都可以得到dowsing rods的回應和學習使用Dowsing Rod 來尋找靈體的信息,但你必須有適當的培訓和練習。有時候Dowser(用dowsing rods的人)會得到一些古怪/ 不準確的答案: 原因是因為dowser抱有炫耀的心, 有Ego, 對靈體不敬, 另外的原因也可能意味著使用者疲倦,感到不適,或不適當的詢問。

由於有太多未知因素的影響,與靈體接觸的Dowsing的確存在某程度上的危險,在這裡,給你舉幾個例子,如果你沒有適當的培訓:

  • 你知道你呼喚的,確實是那個你想呼喚的靈體嗎?
  • 如果來到的是惡魔, 你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以及您的團隊成員?
  • Dowsing rods有什麼注意事項(規則)?
  • 使用你的dowsing rods前需要練習多少次?
  • 如果您沒有按照適當程序, 會有什麼事可能發生?
  • 使用dowsing rods有什麼限制?
  • 很多人都無法控制dowsing rods, 也許是因為它們沒有連接到它。通常物主是比較容易連接到dowsing rods的.知道如何連接?為什麼必須得到連接?如果不這樣連接會有什麼事可能發生?
  • ...更多

 

最後建議大家不要在沒有適當的訓練下做與靈體接觸的Dowsing,因為當中涉及許多規範, 技術和練習, 它可以說是非常危險的, 希望大家理解。

(by Jacque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