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Ed & Lorraine Warren II (Arne Cheyenne Johnson案 )

 翻查Ed 和Lorraine Warren的舊個案檔,我發現了這一宗。這些都是整理自Warren夫婦個案記錄,事主日記及教庭的資料,全部都是千真萬確的個案。亦是美國的犯罪歷史第一個以邪靈附身為理由而輕判的案例。

 

1981年2月,住在 Connecticut 的Arne Cheyenne Johnson 被指控謀殺女友的僱主。他的律師提出了新證供,說明雖然Arne的身體確是犯了謀殺罪,但他最終不需要負責,因為他被他女友弟弟的邪靈附身。

 

Ed和Lorraine Warren於案發不久後開始了調查程序,結論是原兇竟然是“一個非常高階的邪靈”。

 

Johnson家和Ed Warren是同鄉,都是來自Brookfield, Connecticut。

 

在1980年的夏天,42歲的Mary Johnson是患癌症的單親母親,她一手撫養兩個女

兒和一個侄女,在汽車旅館當管家。另外,她有一個18歲叫Arne的兒子,為了幫補家計,他在中學十年級就黜學。他打算在那年的秋天和女友Debbie結婚。Debbie是位一狗隻美容師,和前夫生了一個7歲的兒子,她租住在Johnson家已經有4年了。

 

7月2日,Arne 和 Debbie 舉家搬到Newtown House,一個租回來的鄉郊房子。

因為孩子們和他們的牧羊犬,George,可以安全地在院子裡嬉戲。Arne一直渴望成為一位樹木醫生,當時他正尋找園藝工作。雖然他們沒有錢,但Arne 和 Debbie 似乎準備好接受挑戰,他們二位都是成熟,勤奮和負責任的人。然而,Debbie的父母Carl Sr和Judy(Glatzel家) 卻反對此舉:因為搬遷需要用到大量時間,金錢和精力。

 

那天搬屋的時候,他們經歷了一些靈異事情,大家都認為這個舊農場顯然有一個令人不安的靈體存在。牧羊犬George不願意進入屋內和開始狂吠(情況就像Amityville在海洋大道112號,Lutz家的狗一樣,本來乖巧的狗,突然行徑怪異)。Debbie在熱得令人窒息的走廊,突然感到一陣寒意,片刻之後Arne一反常態,勃然大怒。這和當年Lutz家的情況一模一樣。

 

Debbie的母親認為房子“令人毛骨悚然”和“不是一個幸福的家”,亦抱怨進入這間屋的時候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地下室的一間雜物房被鎖上,業主的女兒解釋說,沒有人被允許內進。如果大家有印象,Amityville亦同樣有一間這樣的“秘密房間”,這樣的房間在Warren的其他個案會經常出現的。

 

Debbie的三個弟弟,年齡從11歲到14不等,當天下午來到新屋幫忙收拾。 11歲的David是一個胖乎乎的,開朗的男孩,當他獨自在睡房整理的時候,赫然被一位透明的老人男幽靈搔擾。該男子推了他到以前的租戶留下的一張水床,指著David說,“小心” ,然後消失。David立即逃離房子,並拒絕重新入屋。不久,其他兄弟均在睡房中因為房門突然被鎖上,一度被困。

 

當晚除了他們的牧羊犬George之外,大家都沒有留在新屋過夜。David告訴大家關於他見到鬼的事,他說鬼仍然可以從遠處“看到”在房子裡發生的事件。他說,該男子頭上有角,並追逐George,導致牠在前門受傷。那裡的老男性幽靈就住地下室那在鎖上門的房間。David從那男性幽靈的心靈感應信息得知,要求移除所有天主教物品。Debbie聽罷後,已經被弟弟的經歷嚇壞了,後來她改變了主意,拒絕搬進那房子。

 

後來,David收到令一個心靈感應警告:”不得告訴MaryJohnson有關鬼魂的事。Mary是他的,牠已經干擾Johnson太太一段很長的時間......他要她倒下來,幫牠做事。“ 然後,他​​做了兩個預言:水床會在第二天下午3:00爆裂 ,如果有人告知Johnson太太家中鬧鬼的事,Debbie的母親(Judy Glatzel)將午夜開始失明.如果你們有任何舉動...不要怪我無情...”由於David是自閉症患者,是受特殊教育的,他沒有看過電視或服用任何藥物,所以可以肯定他從來不會說這樣的話。

 

當他們正式入住的那天,他們發現女房東對他們撒了謊,女房東的女兒仍居住於該物業,水電雜費不是原先同意的包括租金內。女房東的女兒平靜地告訴Debbie,該男子幽靈就是她的爺爺,一個無傷害性的年老男性鬼魂。可惜Mary Johnson不理David的警告,立刻搬進新居。但Arne and Debbie 卻收拾他們的東西,搬到外母(Glatzel)家,當他們正式入住的那天,他們發現女房東對他們撒了謊,女房東的女兒仍居住於該物業,水電雜費不是原先同意的包括租金內。女房東的女兒平靜地告訴Debbie,該男子幽靈就是她的爺爺,一個無傷害性的年老男性鬼魂。後來Mary Johnson不理David的警告,立刻搬進新居。但Arne and Debbie卻收拾他們的東

西,搬到外母(Glatzel)家。Mary因此很不高興,她的兒子和他的未婚妻因為這些無根據的藉口打退堂鼓。正因為如此,Arne與他的母親和姐妹形同陌路。Mary因此很不高興,她的兒子和他的未婚妻因為這些無根據的藉口打退堂鼓。正因為如此,Arne與他的母親和姐妹形同陌路。

 

在外母家的時候,David又再說預言和警告:不幸地他自己的手會被燒毀,他也被刺傷。說時遲,那時快,他歇斯底里地叫,鬼來了!他被無形的力量懸浮到屋外,後來終於降落在隔壁鄰居的後院。Glatzel 太太見狀後,飛奔著去取她的聖水救

人,並把聖水濺在房子中每一度門和窗。這擊退了牠一小會兒。據大衛說,那靈體又回到Johnson的房子。

 

7月14日,Debbie在她的日記中記錄著:David被一個無形的實體,揮動無形的刀“捅”兩次。幾個小時後,他又被看不見的,上了膛的槍向肚子開槍。由於David事實沒有真正受傷,於是家人只可以依神父的建議,澆上聖水及他為背誦詩篇23章。

 

Glatzel太太在晚上11:45 果然“盲”了。她的兒子不小心把手指戳到她的眼睛,

令角膜刮傷。在7月4日David和家野餐的時候,他的手的確被燒傷。

David口中的魔鬼(現在他叫牠做野獸)終於透過房子閣樓的一煽大家沒有留意的窗,入侵了。David告訴他母親說那野獸現正獸騷擾Johnson家的女兒,並下令David祈禱讓野獸成為他新的“父親”。每當David談論這些事情的時候,一隻無形的手都會拍打在他的面上。到了晚上,野獸要求奪取David的靈魂,但David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拒絕了野獸。

 

出乎意料,Glatzel家(4個大人和4個未滿14歲的男孩)除了David的父親,Carl Sr和他的14歲大兒子Carl Jr,幾乎所有人都相信David的說話。他們都開始聽到砰砰聲,划痕聲,還有閣樓上的腳步聲。他們清楚聽到野獸把David在房間裡拋來拋去,並在他們的房子做成各種滋擾。他們恐懼地睡在客廳。

 

幾經波折,他們最終找到屋子以前的住客問有關房子裡的騷靈活動的事,那住客告訴Arne和 Debbie,她也經歷過他們的遭遇,包括感到有冷風吹過和看見家中咯咯聲的幽靈雞。基於某種原因,她相信上鎖的房間曾經舉行過“邪教儀式”。

Johnson和Glatzel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Mary甚至曾經在聖公會修道院中度過了四年。

 

7月6日,一位狗隻美容師行家告訴Debbie,Ed 和Lorraine Warren曾幫助她的朋友處理靈異事件。第二天晚上,Debbie看到野獸爬過Glatzel家中客廳的天花板,她感到這些日子已經受夠了,便決定向Warren夫婦求助。

 

Ed Warren願意接下這個個案,之後他們更加認為這是他們所見過的最糟糕的。

 

Warren夫婦帶了一位來自Bridgeport的醫生Dr. Anthony Giangrasso到Glatzel 家。當時David的父親,Carl試圖勸阻他們進入房子,說他的家人已經瘋了,但Judy卻歡迎他們前來救濟。Dr. Giangrasso 於是檢查了David。因為David似乎是家中唯一的成員的可以聽到和看到野獸的人和43隻同時存在的魔鬼。David說有一晚,他親眼見到這些魔鬼在他的房間,從43個能量球續漸變成惡魔模樣。野獸曾經向David自稱是撒旦,並說,它有沒有靈魂。它喜歡坐在客廳的搖椅(同樣地,搖椅在Amityville 案,Mary家有出現), 而其他靈體卻蜂擁而至閣樓取暖。

 

當Lorraine在現場時,她亦感應到野獸的存在。她認為,David從一開始就可以看到和聽到野獸,這代表牠的力量確是非同少可。Warren夫婦對事態進展的速度只有短短兩個星期感到十分震驚。他們認為David是“瞬態佔有”的受害者。後來Warren夫婦很快查明了原因:在七十年代初期,Debbie在高中選修課程中選了巫術和神秘學。 Debbie也曾經試過用西洋碟仙(Ouija Board)與邪靈及鬼魂溝通。即使她已沒有再做這些事情,但是她的確曾經邀請及允許牠們前來。

 

旱有地,這個野獸會在Glatzel家和Johnson家鬧事但後來只有Mary的兩個分別是9歲和12歲的細女聽到怪聲。Mary期後亦因為家人害怕而搬離Newtown的房子。

 

還有其他因素,Carl, Sr從來沒有受洗,Carl Jr. 沒有宗教信仰,和Debbie and Arne因為和Johnson家不和,他們都活在罪咎中。

 

有幾個星期,David的情況有惡化蹟象。他變得兇悍和充滿怨氣,甚至他曾經掏出一把刀指向他的一個兄弟,說要殺死他。他也對聖水表現厭惡,亦試圖扼殺Arne。每當David失控,家人便馬上至電Warrens, Dr. Giangrasso, 或者 John Kenyhercz( Ed的助理)。

 

然後,在七月下旬,所有事情相對平靜一些, 大家都以為事情已經告一段落,Warren夫婦亦功成身退。直到一天David和他的弟弟Alan聽到幾種奇怪的聲音:一個女孩要求幫忙,一條蛇的嘶嘶聲和無形的低語聲。Glatzel的房子和Amityville的房子一樣,佈滿了厚厚的蒼蠅。當家庭牧師Dennis與他的家人啟程前往愛爾蘭度假後,屋裡的靈異現象就全面恢復了。例如出現懸浮的靈體襲擊人,房子洋溢著嗡嗡聲或物件會振動。野獸回來告訴David在家庭中有人會死,也沒有人能幫助他們。野獸對David作身體上的攻擊次數增加和顯得更加暴力。母親Judy唯有讓他在任何時候都在室內,並不斷地注視著他。她也拒絕與他獨處。

 

由於Dennis牧師放假,於是由 William Millea 和 Steve DiGiovanni牧師接替,他們見事態嚴重,於是請來了他們的上級Grosso牧師一起幫忙。後來Grosso牧師也親自目擊David浮起,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扼殺和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說話。

 

當牧師還未來到的時候,Arne為David做了一件事。由於野獸和其他惡魔要求奪取David的靈魂,並揚言要殺人,於是Arne​​向David潑聖水,並吩咐牠們走開。Arne 甚至乞求惡魔,願意用自己交換,要求牠們離開David的身體。不久,Arne就像David一樣,同樣能夠清楚地看到野獸。 後來牧師們認為Arne沒有意識到被侵犯的基本戒律,人只有在神的名字前才可以指揮這些邪靈,Arne作出了真誠的,但悲慘的錯誤。

 

不幸地,David的情況繼續升級。他說話時由尾說起甚至說方言,他的身體膨脹的幅度大到令他的皮膚破裂。 8月5日,他的頭能夠180度旋轉。 8月6日,他從午睡中醒來,發現他經歷了身體改造:臃腫,鼻子像豬,四肢癱軟。他說話和笑時就像嘶啞的咆哮。通常這種戲劇性的和可怕的變形很少在嘩鬼案件報告中發生,但他們一次又一次在Warren夫婦的個案中出現。回想Amityville實例,Kathy Lutz在夢中也看到一隻浮動妖豬,以醜陋的女巫形象出現。佔有David的邪靈相繼向Arne和 Alan攻擊,牠叫Judy“昂首闊步妓女”和出言侮辱Debbie和Judy。David甚至可以指向某件物件,它就房間裡懸浮或飛翔。無論家人如何看管David,David總可以得到刀,火等危險物品,來試圖殺死家人。在此期間,Arne奮力保護家人。當Judy完全意識到她的兒子現在已經完全被邪靈附身,她再次尋來Warren夫婦求助。

 

Ed Warren告訴Arne的家人說 “如果Arne不在的話,他保證有人一定會死。”

他們嘗試請天主教進行驅魔,可惜被拒絕,但一位曾在1972年和Warren夫婦合作在Hartford's Beelzebub 大道為一間屋進行驅魔的Virulak神父卻同意幫他們進行超渡,甚至到Glatzel家驅魔。9月2日他們在St. Joseph's 教堂做了解脫儀式。

當時David要被綁在椅子上送去教堂,其中四位神父在Warren夫婦監督下進行儀式。結果較小的43個惡魔已經成功地驅逐離開,只有暴食,淫欲,一個名為“ Gaytois ”的邪靈,和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仍然留下。換句話說,儀式是不成功的。

 

Ed Warren 後來形容在解脫儀式中看到的景象 “房間非常冷,我看到一個黑暗的影續漸變得實在,我看到了一張臉......由人類的模樣變成非人類的蛇形撒旦,再變成蜥蜴...我再也不想看到類似的事情了。“儀式後的下一個星期日,Arne在教堂中大罵一聲,然後昏了過去。他說,他看到一個黑色實體的東西在祭壇上,模仿所有牧師的舉動。

 

David在這個期間預言會有人被刺死和Arne將收監。然後,他列舉了一串陌生的名字,原來就是Arne的謀殺案中的法官,律師和法院官員。這些名字從來沒有人在David面前提過的。

 

9月8日,他們在修道院為David進行了第二次解脫儀式。同樣,David需要被牧師制服。David曾經有超過一分鐘停止了呼吸,但當時竟然沒有人想到需要召喚醫療車來協助。其實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人們對婦女和兒童進行致命式的驅魔儀式。為了驅魔,祭司們都會令受害人窒息甚至死亡,令他們飢餓,挨打,等等。

 

話說回來,第二次的拯救,也僅成功了一部分。Ed抱怨,是因為教會拒絕讓人們進行古老的驅魔儀式。沒有它,邪靈就不能完全地被驅走。朱Judy認為 “教會拋棄了我們 ”。她聲稱,一位傳教士駕駛一輛豪華轎車來到他們家,目的就是要告訴他們邪靈妖魔不存在。

 

Warren夫婦相信1980年10月後期Glatzel/Johnson 家仍然有潛在危險,於是他們打破了保密協議,向當地警方發出警告。其實他們的擔心並非毫無根據的,Carl Jr.涉嫌刺傷他的弟弟Alan,襲擊他的母親,和摧毀Arne的財物。他們幾乎每週報案兩次,直到在11月發生的死亡事件。

 

在11月,因為Debbie工作關係,他們搬進她的新老闆, 39歲的Alan Bono狗場附近的公寓。他們亦延遲他們的婚禮,她和Arne現在計劃在81年的春天結婚。除了有幾次稍縱即逝上身經歷(Arne突然變成惡魔般的面貌)之外,他卻是一個完全正常的人。

 

2月5日(星期日),Arne和Debbie在Johnson家接他的小妹到狗場過夜。

 

次日,Arne感到自己患上感冒,於是便向他的僱主請了病假。上午11時左右,Alan Bono 邀請他們全家去漢堡店午飯, 這時候Alan Bono 已經喝醉了。據Debbie稱 ,Alan Bono 是一名酒鬼。他整天都在喝葡萄酒。午飯後,Arne回家睡了個午覺。 他們計劃晚上6:00去Glatzel家晚餐 。Debbie說,當時她已經感到整天有一陣來歷不明不安感,同時Judy亦聲稱她也能感覺到家人有悲劇發生。於是她打電話給她的女兒,要求他們盡快過來。

 

大約5:00左右,Alan Bono 請Arne到他的辦公室幫忙維修他的立體聲揚聲器。然後,他懇求Debbie和Arne他一起吃晚飯,Debbie心軟了,他們叫了外賣比薩批。此時Alan 突然性格大變,他猛烈敲打他的電視機,大聲播放音樂,於是Debbie決定照原定計劃去她父母的家,但遭Alan拒絕讓他們離開。

 

這時候,Arne又經歷了邪靈附身。在沒有受到挑釁的情況下,他把Debbie推到地上,開始惡狠狠地踢她在胃和頭部。Alan和Arne很快就在院子裡打了起來。突然,Alan暈倒在地上,他被刀刺了四,五次至死,Debbie和妹妹聲稱,她們從來沒有見過有刀出現,直到他們發現它落在附近地地上,而且滿佈鮮血。到那個時候,Arne離開了院子,後來他被發現在一條公路邊發呆地遊蕩著。

 

Arne Johnson 聲稱對當晚所發生的事件完全沒有記憶,並堅持除非他是被鬼附,他絕不會殺他的朋友下被控謀殺罪成。Warren夫婦支持他,理據是:Arne Johnson完全沒有傷人動機,他的身體只是被邪靈當作工具被利用。基本上,因為Debbie在十多歲的時候涉足異教,後來她受到惡魔攻擊而離開了家人。多年以後,她的小弟弟David遊蕩到一個由“女巫”擁有一所房子,並招惹了幾十個或者更多的強大的邪靈惡魔。Arne在沒有以上帝之名而公然挑釁惡魔,他已經在不經意間把自己打開讓邪靈附身。然後,半年後,該邪靈就令他瘋狂地刺死他Alan Bono。

 

後來,一位從魁北克來的牧師,Father Deschamps,詳檢查了David。牧師告訴他們,David的附身現象並不是來自Debbie的異教學術興趣,而是來自一個家庭對Carl Jr. 和 David 的撒旦詛咒,他們每年都去紐約Old Forge參加雪地摩托度假營。這些人都是撒旦教徒,他們為一些不知名的利益,與撒旦以這兩個男生的靈魂作交換條件。這是,為什麼Glatzel家一直遭受著不幸,每次渡假後都會斷骨和坐骨神經痛的原因。Judy和Carl Sr均證實,有一對有兩個孩子的中年夫婦,他們的家滿佈“異教的物品”,如黑色天鵝絨家具,酒杯和匕首,一個祭壇,甚至顱骨。

 

1981年10月,Father Deschamps 在魁北克市的一座古老的石頭教堂內,為David進行了一次解脫儀式。儀式結束時,鑑定了邪靈的名字是Beelzebub。整個儀式中,David一直都沒有說話,反而,David的聲音投射在另一位牧師口中。

 

同樣在10月,Arne因謀殺罪受審。這是在美國的犯罪歷史第一個以邪靈附身為理由的辨護 - 感謝法官Robert Callahan的裁判,David Glatzel的行為與Arne Johnson的精神狀態是不相關的。結論是由謀殺變成較輕的誤殺罪,Arne被判處10-20年徒刑,在2001年,他被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