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註冊會員登入Facebook
每月最新靈學文章已經出鑪,其他靈異資料和學會研究報告則不定期發放!!             我們擁有超過110篇具體,紮實的靈學文章等你發掘 (見靈異資料一欄)             香港靈異學會招募新幹事,有意請電郵: info@hkastral.org                  香港靈異學會歡迎您的加入!請加入我們學會Facebook群組!             我們現正招募靈探部新成員,詳情可電郵至ghosthaunt@hkastral.org
活動通知
Edward & Lorraine Warren I (Annabelle, Amityville)

 

要研究西方靈探和魔鬼學,有兩位近代人物我們必須要認識,因為他們的經驗和魔鬼學知識,至今仍然無人能及,因為他們已經累積了超過70年經驗,至今仍然差不多每天都在處理著個案。

 

Edward Warren( 1926年9月7日 - 2006年8月23日)享年87歲。是二戰美國海軍退役

軍人,曾在太平洋和歐洲劇院服役。他是北大西洋護航商船船被槍襲後,為數不多的倖存者之一。戰爭結束後,Ed在New Haven 藝術學校就讀,後來他賣了很多畫

作,大多描繪鬧鬼的房子,和New England的冬天場景,這促使了他的在形而上學

的終身工作。

 

他的妻子Lorraine Warren(1927年1月31日- ),是一位擁有靈視能力及超級靈媒

,她與Edward Warren工作。兩夫婦經常以“超自然的求知者”自居,他們演講的

足跡遍佈整個美國,並於英國,日本,澳洲享付盛名。他們靈異調查的能力是少數可以被選擇處理Amityville事件的專業人士,他們的經歷多次被人拍成電影。他們是美國天主教認可的魔鬼學家,全國擁有這個資格的人只有七位。Ed更加也是一位愛護動物人士,多年來他成功拯救無數流浪動物,並飼養了許多動物孤兒。

 

於1952年,兩夫婦一起成立了新英格蘭靈力研究協會(N.E.S.P.R),同年於Monroe Connecticut又開設了異教博物館。他們把自己的心得和超自然現象的經歷寫了大

量著作。在其職業生涯,他們已經調查超過13,000宗鬧鬼個案,而調查Amityville鬧鬼事件令他們一鳴驚人。這些年間,他們訓練了幾位非常出眾的靈異調查魔鬼學家,包括Ryan Buell, Dave Considine, Lou Gentile,和他們的侄兒 John Zaffis。

 

要介紹Warren夫婦,我們不得不提令他們一炮而紅的Amityville鬧鬼事件了。這所房子位于美國紐約長島高消費階層居住區——Amityville區海洋大道112號,是歷史

上著名的滅門案現場。1974年11月13日,紐約,一名叫Ronald Defeo的男子衝進酒

吧尖叫說他的父母被槍殺,後來警方發現6具Defeo家庭成員的屍體包括父母及Defeo家的其中4名兒女,當他們被發現的時候,全部的臉都朝向下,伏屍在床上,Ronald Defeo聲稱案發時他不在家, 但後來警方發現再在Ronald的房間中,有一支0.35

口徑的步槍,這使Ronald不得不認罪,於是被判處終身監禁。

 

疑點:

 

1.從來沒有一個確實的解釋,單單一個人,如何能夠殺害6人的生命?

2.為什麼附近鄰居沒有人聽到任何槍聲?

3. 為什麼所有受害者的面會全部向下?為什麼他們完全並非反抗跡象?

3.警方表示這個家庭沒有服用任何迷藥的證據,屍體也從未被移動

 

一年之後,1975年12月18日, George 和 Kathy Lutz夫婦決定把房子以$80,000

買了下來,包括一個面積4000平方英尺(約合371平方米)的房子、一個船庫、一個溫水遊泳池、車房以及全間的地下室。很快,他們就和自己的4個孩子搬了過來。

 

在描述發生在海洋大道112號的怪事時,George經常用到“反常”這個字。他後來回憶說:“一走進這間屋子,Kathy的臉上便馬上露出笑容。對于我們之前看過的所有房子,她從沒有表現出這種態度。她的笑容告訴我,這就是我們夢寐以求的房子。”但就在搬過來不久,一係列怪異的事情發生了

 

在一位好友的勸說下,George 和Kathy夫婦特意請天主教神父為他們的新家祈福。

當神父上到二樓,進了其中一間睡房,他便開始灑聖水,並聽到一把看不見的聲音叫他離開"離開,他做到了!”雖然神父沒有告訴Lutz家他聽到聲音的事,但是卻叫他們千萬不要睡在那裏,於是Kathy就把它變成了一間縫紉室。

 

這對受到神父“祝福”的夫婦此後經歷了太多怪異的事情——

 

George常常被寒意困擾,他花了所有的時間在火爐取暖,他也注意到自己梳洗習慣改變,他和Kathy的健康狀況急劇下降。

 

他們的女兒開始整天留在房裡與一個假想的朋友玩。她形容那個假想的朋友叫Jodie,擁有紅色眼睛,她不僅可以改變形狀,但有時身型甚至大於他們的房子。Jodie還聲稱,任何人無法看到她,除非她想讓他們見到。

 

家裡不同的地點都散發著神秘的惡臭,廁所和陶瓷出現黑色污漬,整間屋都出現綠色膠狀的物質。

 

Kathy被不見的力量滋擾。

 

儘管它是寒冷的冬天,數以百計的蒼蠅都會出現在縫紉房。

 

George經常在夜間凌晨3:15醒來 ,這正好是Defeo家的遇害時間。

 

電話永遠斷線。

 

George也見證他的妻子變成一個90多歲的老太婆,第二天晚上她開始懸浮在床上。於是他們曾經多次試圖聯絡天主教神父。

 

經過多番嘗試,他們最終都未能獲得神父協助後,於是他們決定自己處理。他們手握十字架,圍繞整間屋並背誦禱文。他們大聲問靈體, “你會停止嗎? ”

 

據憶述,最後一晚情況是最壞的:像軍樂隊般,噪音震動了整間屋,發出響亮的敲打聲音,家具會自行移動,孩子們都被嚇壞了。

 

日後,他們只帶了幾件行李,逃離房子,搬到Babylon附近,Kathy母親的家,但決定離開的那個夜晚卻成為他們在海洋大道112號度過的最後一夜。雖然很難解釋清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George表示:“對于那些經歷過鬧鬼的人來說,最困惑的事情就是無法讓其他人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那些事情無法用語言形容,也無法理解。當真正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你已成為所有人眼中的怪物。”

 

20日後,他們請了Edward及Lorraine Warren和曾經報導此事件的紐約第5頻道的新

聞部記者Marvin Scott前來,展開調查工作。

 

於是,Edward Warren約了一班記者,調查員,和超心理學家在海洋大道112號集

合,在調查期間Lutz拒絕進入這所房子。

 

在調查過程中,Edward在地下室使用一些宗教的方法試圖驅趕,他感到身體被不明來歷的力量推到地板上,而Lorraine也不堪重負,她感應到強烈的魔鬼存在力量,亦看到一具具Defeo家的屍體排列在白色的床單上,亦感的身體被不明來歷的力量推開。

 

該研究小組還發現了二樓出現了一個小男孩靈體在窺視著。他們亦發現那間屋的位置曾經被著名的黑魔法師John Ketchum 使用。於1924年,當時那個地方還屬於荷

蘭殖民前的時候,John Ketchum 的確在那裏建造了一個山寨。據John 要求,時至

今天,他的遺體仍然被安葬在那裡。

 

另外,Shinicock印第安人也在這片土地上,建造了小房子,用來安置病人和瘋子,那些人會留在這個地方即至死的那天。

 

Warren夫婦認為,那裏存在著歷史留下的非常消極的能量和黑暗。這種負面的歷史就像磁鐵般,吸引著邪靈和超自然現象。

 

後來 Lorraine更加替Lutz家在那房子檢索了他們財產和和屋契。Lutz家在出售

其餘的財物後,並舉家搬遷到加州。

 

後來,他們的經歷的所有怪事被超自然現象研究員、Stephen Kaplan打上“捏造”

標簽, 認為故事太過離奇,很難令人信服,Stephen 聲稱房子鬧鬼可能源于他對

超自然現象的一種癡迷,這種癡迷在搬進所謂的鬼屋前就已經存在于他的想法中。這件事,就成為了Warren夫婦第一宗被人爭拗的個案。

 

Warren夫婦除了處理過無數難以解釋的靈異調查個案外,如前文所提,他們於1952年成立了異教博物館。這間異教博物館被譽為歷史最悠久,唯一的同類博物館。

 

這家世界著名的博物館已吸引了數百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這些展品都是從Warren夫婦多年來處理的個案中收集回來,全部都是千真萬確的。他們藏有最多的,不起眼的和鬧鬼有關的物品,曾經被極具危險的異教活動使用過的物品和來自世界各地與魔鬼相關的物品。觸摸這些物品可以說是與觸摸聖物和祝福的相反,後果自付!

 

例如當中有著名的陰影娃娃,它可以進入你的夢,並可以隨時奪取你的性命!在Connecticut樹林發現的撒旦像,用於召喚靈體的鏡子,現代吸血鬼用的棺材,親身見證一個叫Ragedy - Ann的古董破舊的洋娃娃,它曾經奪去了一名年輕男子的生

命,你會見到惡魔附身的面具,用作撒旦儀式的兒童墓的石頭,常常無故自動彈奏的琴。您還會見到靈異照,圖片,被詛咒和褻瀆後被燃燒的十字架,埃及和非洲的被詛咒物品,被下了死亡詛咒的物品,被皺縮的頭顱,被邪靈附身的玩具和動物,巫毒,生育和其他殺手娃娃!

 

其中他們最有名的展品之一就是Annabelle布娃娃。很多人相信,無論是任何人,只要接觸到Annabelle娃娃的,都會死。據說這個娃娃曾經把一名成年男子的胸膛以交叉形狀割傷,她恐嚇了這個家庭多個月,直到Warren夫婦和一位聖公會牧師為他們驅魔。雖然他們已經為Annabelle娃娃做了幾次驅魔,但它仍然被某些邪惡的能量聯繫著。

 

詳情是這樣的,在1970年,一位母親買了一隻古董有兒童身形, 紅色頭髮的破舊

的布娃娃,作為送給女兒Donna的生日禮物。當時Donna在大學是護士學位的畢業生,與她的同學Angie住在一所小公寓裡。Donna很開心地把這布娃娃放在她的床上,直到幾天後,Donna和Angie都注意到,那有娃娃似乎很奇怪,顯然它自己會動的,初時大家都不以為意,但後來它的移動變得越來越明顯。有時當她們回家後會發現,娃娃竟然出現在另一間完全不同的房間。有時會發現布娃娃在沙發上交叉雙腳,有時它會直立,用腳站著,靠在飯廳的椅子上。有好幾次,Donna看到洋娃娃明明在沙發上,然後上班,回家就看到洋娃娃又到回床上,而她的房間大門是鎖上的。

 

最奇怪的是,Donna的布娃娃不僅是會動的,它也可以寫字!大約一個月後,Donna開始找見到用鉛筆寫在羊皮紙上的字:“幫我們” , “幫Lou”,筆跡似乎屬於

一個小孩。令人毛骨悚然的不是他寫的措辭,但當時Donna家裡從來沒有保持羊皮紙,亦清楚沒有人會寫這些東西。到底這些字是從何來呢?一天晚上,Donna回到家中,發現布娃娃已再次移動,這一次是在她的床上。這時候,一種恐懼感突然向Donna襲來,她細心檢查了那洋娃娃,只見其手和胸部的背面看上去有血積。害怕和絕望的Donna和Angie決定徵求專家的意見。

 

後來經過靈媒的幫助和舉行降神儀式得知,附在布娃娃內的靈體叫Annabelle Higgins。靈媒說,Annabelle是一位7歲的小女孩,原本住在她們小公寓的前身附近。後來人們發現Annabelle的屍首的地方正是目前的公寓大樓。Annabelle表示,她喜歡和Donna及Angie,並希望她們可以讓Annabelle留下和被愛。 Donna及Angie

聽了這故事之後,因為同情心驅使,她們允許Annabelle繼續和她們生活。可是,她們很快就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

 

Lou一直與Donna和Angie都是朋友,並且由Donna收到布娃娃那天起,他一直清楚

整件事。Lou從來沒有喜歡過這個洋娃娃,並曾在多次警告Donna,這是邪惡之物,要盡快擺脫它。

 

有一晚,Lou從熟睡中醒來,心中充滿驚恐。他又再次發噩夢,但是這一次不知何故,似乎有些不同。這是因為他雖然清醒,但不能動彈。他環顧房間,望向下自己的腳,他看到Annabelle娃娃。它開始慢慢地滑過了他的腿,移到他的胸口,然後停了下來。在幾秒鐘內娃娃扼著他的頸,幾乎令他窒息,Lou昏了過去。第二天早晨Lou終於醒了,他知道這不是夢,於是他決意擺脫那個布娃娃。然而,Lou還有一個預Annabelle更可怕的經歷。

 

有一次,Lou在Angie的家為第二天的旅程看地圖。當時公寓顯得出奇的安靜,突然,Donna的房間突然沙沙作響,他們以為可能有人入屋行劫。於是,Lou悄悄地行到Donna的房門,他等待那些聲音完結後才進入及開燈,他發現房間是空的。

 

經過一連串的怪事,Donna終於願意相信在她們的家裡的靈體不是一小女孩,而是不屬於人類,甚至魔鬼。Donna覺得這一次真正要正視,並聯絡到聖公會的Father Hegan。Father Hegan覺得事情不簡單,並認為他需要聯繫一個更高的教會權威,

所以他接觸了Father Cooke 和Warren夫婦。

 

Edward 及Lorraine Warren收到求助後立刻聯絡Donna。經過一輪了解,Warren夫

婦認為,在娃娃身上的,並不是附身,而是操縱,而且它不是人類靈體。因為一般人類靈體對死物,如房屋或玩具,是無法附身的,它們只可以對活人附身。但是,不是人類靈體,則可以附著一個地方或物件,這正Annabelle的情況。這種靈體操縱了洋娃娃和創造的假象,令人相信它是活的。誠然,這種靈體不希望永遠留娃娃身邊,它一直在尋找人類宿主。

 

在這種情況下,這隻非人類邪靈是有預謀的。首先它開始在公寓周圍移動布娃娃,以喚起居住者的好奇心,希望她們會留意。然後,Donna和Angie誤請了靈媒與它溝通。這隻非人類邪靈,既然能夠通過靈媒進行溝通,它便索性假裝是可憐的女孩來騙取大家的同情心,它更加利用她們的慈悲心來騙取允許在公寓內噩攪的權限。當邪靈得到了Donna的允許,它就可以馬上設置,造成明顯負面的現象;那個布娃娃通過怪異的動作引起了大家的恐懼,它帶來的令人不安的手寫筆記,象徵鮮血滴娃娃,它最終甚至攻擊Lou,並留下的象徵野獸的印記。下一階段,大約再過2或3週,這邪靈就可以傷害或殺害房子裡的所有住戶。

 

在調查的後期,Warren夫婦認為需要請Father Cooke背誦驅魔文及祝福潔淨這個

公寓。他們用了"The Episcopal"的儀式,這些禱文一共有七頁,內容具明顯的積

極性,而不是專門從住宅驅逐邪惡實體那種,它強調而是指向性地把神的力量填充家裡。應Donna的要求,為免這些現象再次在家裡發生,Warren會把Annabelle洋娃娃一起帶走。

 

調查期間發生了一件小插曲,Lou曾經因事強行進入房間,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現。但當他靠近洋娃娃的時候,他明顯地感覺到有人在他後面。轉眼間他很快就認識到那人那裡,然後在一瞬間,他發現自己的胸口被抓住,以交叉形被切割和出血。鮮血染紅了他的襯衫,當打開他的襯衫後,在他的胸口看起來有明顯的爪痕,三個垂直和四個水平,他感到像燒傷般灼熱。奇怪地,這些划痕幾乎立刻退走了,到了第二天已經好了一半,再過一兩天,完全好了。

 

後記

 

雖然發生了這些可怕的事,畢竟沒有涉及人命,因此Father Cooke 和Warren夫婦

都同意把這個布娃娃帶回家。離開時,Edward把洋娃娃放在後座,承諾他不會採取不人道方法對待,仍然容許那邪靈留在洋娃娃州內。

 

回家途中,Edward其實還是懷疑他們是布娃娃的仇恨的對象。每到一個危險急灣的時候,他們的剎車系統總是失靈。後來Edward把手伸進他的黑色皮包,拿出一小瓶聖水,在娃娃身上畫了十字標誌。那些異常狀況便立即停止,Warren夫婦安全抵達住所。

 

到達Warren家後,Edward把布娃娃放坐在他的辦公桌旁邊的椅子。初時布娃娃在空氣中懸浮了幾次,然後往下惰。在隨後的幾週內,它開始在不同房間出現。當他們外出時,總會把布娃娃鎖在辦公樓外,但當他們回家後,他們經常會發現它舒服地坐在Ed樓上的安樂椅上, 在大前門等著他們。布娃娃也對來訪的神職人員表現出仇

恨的神情。

 

後來,布娃娃似乎還多了一個朋友 - 一隻不知道那裡來的黑貓。那貓有時會爬到

他們的辦公桌上翻閱他們的文件,然後又跑回娃娃身旁。Warren夫婦認為那是邪靈實體化的象徵。

 

有一天,天主教驅魔師Father Jason來訪,他一手拿起坐在椅子上的布娃娃說:

“你只是一個Annabelle布娃娃,你不能傷害任何人” ,然後把它拋回原處,這時

候,Ed驚呼“這是一件你最好不要這樣對布娃娃做的事“。

 

Father Jason離開後,Lorraine在家裡聽到某種野獸的吼叫聲音,散佈屋子的四

周,令Lorraine非常害怕。她馬上答錄機留言給Father Jason,這時候,

她又聽到答錄機有一模一樣的野獸的吼叫聲音。當Father Jason離開一個小時後,

Lorraine再至答錄機給Father Jason仃囑要小心駕駛,回到家時打電話給她

報平安。Lorraine實在擔心這個年輕的牧師,不聽老人言。幾個小時後,Father Jason打電話給Lorraine ,並解釋當他進入一個繁忙的十字路口時,他的剎車系

統失靈,發生了一場嚴重的車禍,他的車現在變成一堆廢鐵,但他沒有事。這只是未來的幾年眾多同類型事故的其中之一。

 

幾年後,Warren夫婦在家舉行了一場宴會,Lou, Donna及Father Jason都有參加。

會中,Father Jason 和Donna到了一間房談論幾年前布娃娃的事,而剛好,娃娃

在前一天被移到那房間,就在談到一半的時候,一條24英吋長的野豬牙頸鍊一鼓力量撞碎了,做成了巨大的聲響,大家都跑過來看熱鬧,其中有個人拍到一張非常奇怪的照片 - 有兩條光柱直指向Father Jason身上。

 

後來,有警察來到Warren家談論一件有關女巫的謀殺案,娃娃也放在那裡。突然,Lorraine要丈夫上樓上找她。Ed告訴警察你可以四處看,但千萬不要觸摸任何東西。Ed回來後,那警察非常害怕地倒在地上,娃娃也不在原位。很明顯警察碰了它。警察只一直說?娃娃是活的!但不管Ed怎樣問,警察也沒有說發生甚麼事。

 

Ed後來特別為Annabelle在異教博物館內做了一個箱,他們一直放它在那裡,至今並未發現有任何移動。那邊的員工會在娃娃的展示框裡放些糖果,希望它不再生事,但常常會在娃娃的腳邊發現打開的糖果包裝紙。

 

儘管如此,它仍然殺害了一位與女友駕摩托車來到博物館的一名年輕男子。這名年輕男子聽到Ed講述Anabelle娃娃的事後,躍躍欲試,他一鼓作氣堅持衝到娃娃的箱子面前挑釁,他說如果布娃娃可以在人身上划痕的話,他也想試試,Ed聽到後,立即趕他出去

 

在回家的路上,年輕的男子和他的女朋友取笑著布娃娃時,他的摩托車突然失控,他的頭撞向樹上,小伙子當場死亡,但他的女朋友雖然幸存,但住院一年多。最後,Ed警告:你不要試圖挑戰邪靈,沒有人比撒旦更強大。